故鄉初夏時,通常會進入黃梅天。
  油菜籽、麥子剛搶完,梅雨即來。陰雨連綿,到處濕漉漉的,器物發黴,此時地里正要做秧田準備蒔秧,所謂“稻要落雨”;曬場上要做醬,既要雨生的黴菌,也要太陽曬醬;而蠶戶養的蠶要上山,最盼有晴天;中間還有端午節,農家也看重,包粽子煮雞蛋;而布穀鳥總是在陰雨中咕咕催著下種,亂人心……總之,陰晴之間,農家最忙碌。
  範成大有詩說黃梅天江南農家:“綠遍山原白滿川,子規聲里雨如煙。鄉村四月閑人少,才了蠶桑又插田。”
  雖然閑人很少,大人們屋裡地里,忙得累死累活的,但少年不知愁滋味,最愛黃梅下雨天。
  黃梅天已是初夏,氣溫已適中,下雨之後,輓著褲腿,赤腳走水裡,那是非常高興的,打濕了褲腿也沒事;即便踩在爛泥塘里,爛泥從腳趾間擠出,癢癢的,感覺很奇特。
  黃梅天惱人的一切,卻都在吸引著江南的少年。但是,最讓少年愛黃梅天的,是到處都是魚,魚經常出現在你想象不到的地方。
  過去黃梅天雨大,經常發大水,我家距碼頭也就二三十米,梅雨厲害的年份,涵洞走水慢,村口小河裡的水便漫到了村裡的曬場上,甚至家裡!曬場上竄條魚在水中游曳,甚至家裡也有竄條魚亂竄!
  彼時家裡地面都是泥地,一場水漫過,可煩人了,但小孩們卻不煩反而高興得很。難得能在家裡追逐小竄條魚啊。
  過去故鄉的小河,條條相通,兩條河之間,即便築了低壩,也有石板堆砌或者水泥澆制的涵洞相通,這涵洞平常水勢不大,但黃梅天排水卻是波濤洶涌,常有大魚被帶下來。父親和堂叔經常在夜裡帶著尼龍繩編織的網兜——“海鬥”,去和別人搶位置——通常,這個時候那個涵洞口會有大收穫,周圍喜歡捉魚的村民都知道。搶到位置後,把“海鬥”插在兩條河之間排水的涵洞下端洞口,用樹枝或竹竿插住,防止被激流沖走,然後“守水待魚”,等著魚隨著激流下來,俗稱“裝魚”。從青魚到鯉魚鰱魚鯽魚,通常會有不少收穫。但即便搶到了位置,夜裡也得經常尋訪,及時取出乘水而下落入“海鬥”的魚,既可防止被其他人偷掉,也是檢查插的牢固程度,有時水大了,加上進了大魚在網兜里折騰,會把網兜扯脫沖走。
  我和弟弟小時候都願意跟著父親、叔叔去“裝魚”取魚,不怕困不怕泥濘不怕黑暗,只是覺得很有意思,拎著魚回家的時候,還很有成就感。
  這用“海鬥”“裝魚”,通常是大人的活,因為河與河之間的涵洞流水大,小孩弄不了大海鬥,且容易被水沖走,小孩通常在小水渠里捉魚。
  黃梅天的魚最喜上水,只要有小溝渠通向河裡,有水下流,總有魚逆水而上,甚至菜地里的壟溝,有一流水下河,也有魚上來,尤以鯽魚竄條魚最多。
  最簡單的方法,就是把用篾片編的“退籠”(一種漁具,魚進去後出不來,“退籠”只進不出,也是故鄉用來形容一種人的俗語)插在水溝里,等著魚鑽進去。渾水之中,魚從來不辨,只想奮勇前進,遇到“退籠”的口子里的篾片,鑽進去還以為打了勝仗,沒想到進了退籠,卻再也難以返身,只有束手就擒的命。一般傍晚去插退籠,早上收的時候,不是滿滿的一退籠也有一半的鯽魚竄條泥鰍之類的。
  還有一些小溝,若是沒人安放退籠,搶個大早,我那個時候上小學,早起第一件事,就是拿著小海鬥,或者乾脆就是一隻細竹籃,找這些溝渠,把海鬥往靠近河邊的溝渠里一插,周圍圍好,不讓有魚逃走的縫隙。然後到溝渠上游,用泥把水堵住,光著腳在溝渠里趕魚,把魚往下游的小海鬥或者籃子里趕,水幹了,沒有被趕下的魚,撿起來,回家,往盆里一倒,戰果總是極其輝煌,都是小鯽魚。
  偶爾,在溝里會遇到赤練蛇或水蛇,那也不怕,通常趕魚時會拿根竹棍的。
  麥地翻耕後,還沒有來得及做秧田,梅雨來了,泡著,但水太多,總是會流向河裡,河裡的魚也就逆水而上,這地里的魚也很多,竄條鯽魚。翻耕之後的麥地,壟溝里的水還比較清,可以清晰地看到魚在裡邊亂游,小孩最喜捉這種魚,幾個人從兩頭追趕,不過,因為壟溝里的水拍不出去,這魚竄得速度也快,不太容易捕撈,但是,小孩們總是不管不顧,一定要逮著這些魚,結果弄得渾身濕淋淋的,也未必真追到。不過,這追魚的樂趣,至今回憶,依然蕩漾在心頭。
  不僅是剛翻耕的麥地,到拔秧插秧的時候,秧田裡也經常有魚。拔秧插秧,也經常順手抓魚,像我們小孩跟著拔秧,常常心有旁鶩,被魚所惑,而老挨大人數落不好好幹活。
  故鄉的田頭過去都有積肥的草塘,黃梅天時,草塘里的積肥已經撒在地里,草塘里全是積水,通常也有小溝通往河道,這草塘里黃梅天也都是魚蝦的聚集地。半大小子堵住草塘口,用水桶撩勺把水弄淺,方言俗稱“框草塘”(音,就是用桶之類的工具把塘里的水弄乾),然後把剩下的水弄渾,水渾之後,魚兒都要張嘴呼吸,小嘴一個個露出水面,游的速度也慢了,這個時候捕撈最輕鬆。
  當然,還有上水白條。溝渠若高出河面較多,涵洞里的水流入河裡時,動靜很大,這個時候,白條魚最喜“軋鬧猛”,但因為涵洞高出河面,它們上不去,只好在水流入處打轉。這時是吊上水白條最好的時候,扔下鉤子,甩動釣餌,白條便迫不及待地撲上來,咬住釣餌,順手一甩,便再無逃生之術。我小時候就跟著父親、叔叔這樣釣上水白條。
  故鄉的黃梅天,過去就是這樣,遍地是水,但遍地都是魚。這才是真正的魚米之鄉。
  但這樣的場景,已經消失很多年了,而且恐怕再也不會回來了。  (原標題:少年最愛黃梅天)
創作者介紹

煲湯

lx49lxyz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